作文

初二抒情散文:保姆与家教

初二抒情散文:保姆与家教

">

发布时间:2021-06-10 09:22:52阅读:
柳靓,武汉大学社会学教授,独身母亲。就因为是教授,就因为是独身母亲,柳靓才请了个小学毕业的乡间妹子当保姆,一个武汉大学大三学生当家教。这故事啊,也就从这儿开端……

  你看那乡间妹子,圆圆的脸蛋,小巧的嘴,一双汪汪的眼睛清纯着呢,住了那么个个把月,可把柳靓家里弄得井井有条,喜人呐!柳靓心里自然欢欣,大大方方地将一切生活费给了小保姆,更将她视为自己的亲妹妹。
保姆与家教
  你再瞧那家教,马尾高竖,精神抖擞的,和柳靓家女儿聊得可火热呢?!但似乎,她作业做得不够好,那小女子除了会吐一两句洋文,考试总在七、八十分徜徉。柳靓正思索着要不要换个家教。

  唉,也怪教授她自己心理作用,用什么“分而使力,用心专矣”,心理不平衡了吧?!

  星期二,正赶上柳靓的新学年报告会,这可是全校性的活动,仪表上不得大意。想起假期新买的长裙,柳靓不由笑了,连那个当家教的二十出面的姑娘都说穿不出自己那样的洋气,自己都三十四了。就这么想着,柳靓喜滋滋地从衣柜里取出长裙,比划着……“哎哟!”毫无预警的,裙子的下摆破了个大洞,柳靓心惊胆战,这到底会是谁干的,好好的一个心境全给破坏了。柳靓无法地坐到床沿,眉头深深锁起……

  “会是谁呢?不可能是小保姆,对,不可能!那天她只是怯怯地站在一边看,不可能弄坏的。女儿又穿不了这么大的,肯定是那个小家庭教师,那天,她看我穿的裙子,眼睛眨都没眨过一下,肯定会是她!”好象没经过什么思想斗争似的,柳靓矢口不移是家教弄坏了裙子,愤然夺门而去……



  忘说了,她不是去[找那个家教]理论,而是去讲学了,因为,她知道,下午女儿要补课,自己又不在家,家庭教师一定会趁这个时机拿她的衣服穿,到时候,就能够逮个正着。一切照方案进行着……



  到家门口了。对了,便是那个人!柳靓差点没冲上去按住她。“等!等!等!等她到家门口,就捉住她,我上个月才买的鞋子,你也穿,太放肆了吧,讨厌啊!”(尔等生气就跟柳教授现在这样没风度了,)她一个箭步上前,扳过对方的身子,惊了――保姆!她的脖子上还多了一串项圈。



  这样,我想,柳靓又能够在学会上发表论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