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记大全

清明,想起我的太爷爷

发布时间:2017-04-12 08:54:40阅读:
  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借问酒家何处有?牧童遥指杏花村。”又是一个清明节,我望着太爷爷的坟墓,不禁想起了与他在世时一起欢笑的场面。
 
  那时我还在上幼儿园,年纪很小,可太爷爷当时已经很年迈,他坐在轮椅上,双腿盖着一条薄绒毯,头发和胡子也是白花花一片,也正是因此,我经常打趣叫太爷爷“白胡子太爷爷”。他看到自己的子孙后代其乐融融一起相处,脸上洋溢着欢乐幸福的笑容。在太爷爷曾经生活的封建时代,永远重男轻女,我们家的男儿自然受宠,可我也不知为什么,可能因为我是他当时唯一的一位重孙女,太爷爷平时非常惯着我,甚至比他的许多重孙子都疼爱我,宠我就像所谓的“含在嘴里怕化了,捧在手里怕掉了”一般。每逢周末,我和外婆都会从城里坐公交车到镇上看望太爷爷。我回到家,总会让太爷爷坐在轮椅上我推着轮椅陪他在河边的小道上散步。那会儿的太爷爷就像个天真的孩子,咧着嘴和我一起说笑。
 
  我还记得当时我经常和他一起玩猜谜语的游戏,但俗话说“姜还是老的辣”,我总是败在太爷爷脚下。太爷爷眉飞色舞的说着谜面,而当时稚嫩的我皱着眉头,绞尽脑汁想谜底。我在哪么多词次谜语游戏中,竟只赢了两次,那两次我可高兴了,太爷爷见我如此开心,心情也跟着欢畅起来。他一脸宠溺的看着我,对我说再接再厉。可平时我答错时,我总会红着小脸,十分尴尬的看向太爷爷,他鼓励我说:“涵涵,没关系,我们不要气馁,熟能生巧,慢慢的你就掌握猜谜语的技巧了。”
 
  时光飞逝,一转眼,太爷爷在他99岁时去世了,我对他的外貌印象越来越模糊,最后脑中只剩下一张饱经风霜的脸的轮廓了,可唯一没有模糊的,是我对太爷爷的爱和太爷爷对我的爱。
 
  太爷爷,您一生都在担心的重孙女长大了,又是一个清明,太爷爷,您在另一个美妙的国度生活的可好?
 
  【作者:陆煜涵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