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记大全

信任

发布时间:2021-09-06 20:07:36星期一 人看过
说来惭愧,家里墙面上没端着任何一幅名家真迹。当然这无所谓,将第一课彻底消化才是我的重中之重。

我的每秒每分都是“第一课”。之前我把它当成朋友,目前我把它当成活体。它的内容就是躯体,我身穿手术服冷静地站定在它跟前,旁边的父亲静静地等候我低声又响亮的指令。

我没把握,也不知道何时能手术成功。父亲对我无声微笑,拍拍我肩膀似乎在说“不要紧,一步步来”。我皱眉反复默念它的名字,直到流光飞来在手间化作一把手术刀,流淌的“远看……近听……”好像我所需要的能量般撑着心长理深挥划的手。我想观察第一课的筋脉,又或者它是个引子,指导我的走向。

父亲见我额上的汗珠一排排往下坠,呼吸急促,头晕目眩:“歇会儿吧!”我绵软乏力地瘫躺在沙发上,全然没有丝毫医师凝重的风采,这算是对第一课缴械投降吗?

投降的话,第一课会伤心然后得意,从我的好友逐渐转为敌对,我会前功尽弃,努力白费,父母会唉声叹气,强行接受。他们不会打我,不会逼我,因为他们知道“打”“逼”没用,也信任我不会放弃。这次,我不会辜负父母的信任。
  • 上一篇:第一课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最可输入20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