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记大全

刻骨铭心

发布时间:2020-10-11 18:38:52星期日多云 人看过
  升温、风和日历、乌云、关门雨、十八~三度

  候鸟南飞、亲眼目睹交通事故、搓澡、偷卖鸡蛋、手机上交医保

  五点二十五分太阳照样出来,无法预知一天将发生什么?给鱼儿们换水、喂少量虾卵、接水中,拿妈妈煮过的冰冻干豆腐喂公园小鸡仔们,小不点趴窝中下蛋中,遇见放蛋黄拎兜的姐姐、姐姐答应我在手机上交医保。到楼头油条店吃饭,遇见十五号楼陈叔。十六点三十九分告别无人问津的太阳,乌云把太阳行踪隐匿起来,与腰带坏的董叔一起收鸡回家,左手锁仓房门,没放音乐,只有道别声。妈妈做的疙瘩汤,姐姐冒雨滴牵蛋黄来家求朴留克,我还姐姐三百一十元钱。

  早晨放小鸡仔,遇见黄姨拎自家产的菜询问我,李赫然家住哪层?回四楼中间小屋。因为李赫然母亲给黄姨家旧衣服。走到澡堂吧台,与健忘的老板娘、胖红姐聊几句,还有坐着等鸡东车的程叔,进里面见桂澡师光膀子躺着看手机,饭店四哥已洗完穿衣服中,澡堂外面还是停两辆蓝色自行车与摩托车,小池子新热水,通过门要一瓶水与搓澡牌,泡一泡、搓一搓,与桂澡师诉我昨晚所听。出来交二十二元钱、又得一瓶浴盐,与老板娘又订二十袋搓泥宝贝,饭店四哥与胖红姐坐着。

  先来到仓房放下完蛋的小不点出来,董叔放鸡中,老大仔下蛋中,买水果摊猴哥瓜子花十元钱,找一张暴号钱,又买太阳女的水豆腐三元钱。回家与妈妈到邮政银行存钱,门口只测体温与戴口罩就可以啦!里面有一泼妇到处咬人、见所有人不顺眼,明明自己什么都不懂?来到楼下,见程姨一家三口要到水果园,让秦姨拿盆到家买鸡蛋,背着爸爸卖的、得二十六元钱,后来秦姨拎一小袋过期大米给我家。听妈妈说:回来时被浑身挠破还睡不着觉的一楼陈叔叫住,他想求别人帮助?

  午饭后在公园喂小鸡仔吃干豆腐时,见哈达收废品叔与朋友们在天香饺子馆吃饭,回家后,看手机微信上,姐姐已替我交三百一十元钱医保,用手机交的,有图有真相,管妈妈要三百元钱准备给姐姐,妈妈已没钱,打算明天到市里开资,程姨在楼下分享采摘园的战利品,给黄姨辣椒。

  午觉醒来放小鸡仔喂干馒头,在十字路口与大家亲眼、仰头望见大雁成群南飞,人字形变一字形,没手机拍摄成遗憾。见前楼孙二开破三轮冒着黑尾气给后楼老妇人们送大白菜,有路没路,我自以为大,当孙二开破三轮与无牌黑摩托汇车时,把过道的小公鸡惊吓后,碾压过去,在炸鸡摊留一地鸡毛,没人同情,只有旁观者一堆!孙二又开破三轮载同楼四位女人开心去了!那只受伤小公鸡忍着疼痛跑回公园,那只小公鸡每天与我家小鸡仔们抢食物吃,都怪我听旁边鬼迷心窃人的话,没给我多一点吃的,它只能捡吃的。

  赶小鸡仔回仓房路上,遇见下班拿快递的胖刘姐,见初中刘同学父亲捆绑架蔬菜的支条,程姨给我秋果吃,我给夏天干脆面吃,夏天给一楼刘叔爆米花吃,在外面仓房附近继续放小鸡仔们,与上零点的董叔一起,远处见张哥挖坑,王姨拿红萝卜,在仓房前当地窖用,王姨找植物杆当通气空。听见老周商店外面传来酒鬼加醉汉的嘲骂声不断于耳,有女人劝解白费,可酒后无德之人越骂越兴奋,我与张哥一起观看,我有意的对张哥说:如果我喝醉后、也可耍酒疯吗?张哥只是笑笑。又在邵姨家仓房门口捡到折罗,是周婶在工地做饭吃剩的,昨晚在商店外聊天时,周叔告诉我的。董叔说小鸡仔不喜欢吃辣的,我用铁锹把倒出来的折罗挫到垃圾箱里,用炉灰与沙子刷铁锹。
  • 上一篇:沉默者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最可输入200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