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记大全

六年同窗,可知其名

发布时间:2015-08-31 13:11:35阅读:

  不知不觉中,小学生涯中的六个春秋,即将过去,同学们相处了六年了,一起读书,一起玩耍,自以为非常了解彼此,可事实,真是这样吗?

  “大家准备默写!”宗老师像往常一样,让我们拿出了默写纸,准备默写。她把陈雨叫了上去,然后小心翼翼地给了她一张小纸片,小声嘀咕了几句,宗老师转过身,说:“好,现在我们开始默全班六十二个人的名字!”

  话语刚落,几个同学就“啊!啊!”地叫了起来,我们怎么也猜不透宗老师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我暗自想:这还不简单,六年的同学,怎么会有名字都不会写?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,陈雨便用她那细声细气的声音开始报名字了:“一号,吴政观。”大家立马拿起了笔,默了起来。有几个一时没想好,写得慢的,竟在下面叫嚷了起来:“等等!还没好呢!太快了!”

  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从耳边响起,可到了笔尖时,却又感觉十分陌生,好像从未遇过一般。我深深地叹了口气,无奈地想:“唉,亏我们还是六年的同学、朋友呢,都觉得非常了解所有的同学,大家在班里关系也都很好,还不会写人家的名字,有些愧对了他们了!“三号,黄晨曦!”这时。班里一下子出现了不少只小“蚊子”,“叽叽呱呱”地叫着,这有几只,那有几只,不用看,就知道,一定是在四处询问着“曦”怎么写!我不禁暗自笑了起来,“哈哈!我虽然没怎么当过班干部,但是当组长的时间,可就长了!怎么不会写组员的名字呢!想当年,我还专程询问过他呢,我眉飞色舞地写下了“曦”字,又仔细回想了一番,确定一个比划不错了,才满意地点点头。怎么到了石子乐时,她满脸红扑扑地兴奋地对我说:“瞧瞧我这名字,多简单,多顺口,一年级的小朋友都会写,石-----子------乐!我打保票,咱班没人会错!”说完,行云流水般地在本子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 到了比对的时候,同学们个个都傻了眼,不是这儿多写了一横,就是那儿少了一点。还有的,甚至都没写起来。“老师报名字一一比对错的人数!八号,郭睿!”我拿着纸向黑板上对照了一下,天哪!“睿”底下不是“日”吗?怎么又成了两横,不是老师搞错了吧,这么多年,我一直是这么写的!我半蹲着站了起来,急速地一把夺过了字典,手忙脚乱地翻着,好不容易才找到了“睿”字,“天哪!怎么有两横?”我把字典贴近了眼睛,数了几遍“一、二!”没错,唉,没想到“睿”是这么写的,也怪我几年来不多查字典,到现在,才改正过来!我沮丧地看了看石子乐,她也不好意思地望了望我,原来,她也错了这个字,真是同病相怜呀!

  “沈沐捷!”我心头一紧,在班里探寻着,只见几个黑影竟毫不犹豫地唰唰站了起来,好像要去领奖一样,只有张思为有些忸怩地一手扶着桌子,一手翘着兰花指,微微颤动了两下瘦弱的身子,羞涩地站了起来。我假装很生气,左右磨起了牙,朝她高高撅起了嘴,将头撇到了一边,张思为余光瞄着,不好意思地捂住了嘴。

  “石子乐!”刚一报到这名字,石子乐立即像触电似地蹦了起来,紧张地观察着。“嗖!”一旁的施弘毅一下子站了起来,很不在意地左右摇晃着笔根,轻轻用脚在地上打着节拍,和尚念经似的在嘴里念叨着。石子乐带着哭腔,哼哼着无力地将头靠在了我的背上。我心想,唉,原来这么简单的名字都会有人错啊!

  眨眼间,小学时光就快结束了,经过这次默写,还有人会说自己很了解对方吗?在日常的学习生活中,缺少对同伴的关注,所有才会有这个结果。

  • 上一篇:爸爸带我一起玩儿
  • 下一篇:换个角度看世界